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虹含 > 法定数字货币是历史的必然

法定数字货币是历史的必然

一、数字货币的界定与主要特征

数字货币(digital money)暂无统一定义,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认为数字货币是一种价值的数据表现形式,通过数据交易并发挥交易媒介、记账单位及价值存储的功能。

法定数字货币应隶属于数字货币的一种形式,而当前市面上普遍的比特币(BTC)、莱特币(LTC)、以太坊(ETH)等币种是典型的数字货币,却非法定数字货币。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经在全球先行先试,2017年已在央行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进行了测试,配合央行数字货币测试的机构包括工商银行、中国银行、浦发银行等五家金融机构。

数字货币的主要特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几乎所有数字货币均基于区块链与去中心化技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在支付结算方面表现出不依赖第三方机构,本质是一个公开可查的,由整个分布式网络维护的数字总账,称之为“区块链”。

第二,在发行与生产方面。数字货币的本质就是在一个相互验证的公开记账系统上记账,在一定算法的模式下,找出符合条件的一串随机代码,然后将这串代码同其他交易信息打包成一个区块,记录在这个帐本里,这样就获得了一定数量的数字货币。

第三,法定数字货币与传统数字货币的区别。法定数字货币以国家信用为价值支撑,具有非法定数字货币无法比拟的优势,法定数字货币有价值锚定。此外,法定数字货币有信用创造功能,从而对经济有实质作用。

目前非法定数字货币的根本缺陷都是没有国家信用作为担保,难以获得所有参与者的认可,只能作为一种交易性数字资产。

二、世界各国对数字货币的主要态度

世界各国态度对数字货币态度不一,主要分为:支持、抵制、谨慎支持三种态度。英国、美国、加拿大、瑞典、新加坡、日本等国的中央银行纷纷表示将对法定数字货币的制度设计和关键技术进行探索研究。几乎所有国家都支持无现金社会的到来与法定数字货币的推进,其疑虑均集中于非法定数字货币之上。

对非法定数字货币,日本、德国、加拿大等国对数字货币不仅支持,还推行各种政策推动该行业发展;美国、英国、俄罗斯、法国为首的国家则持较为谨慎的态度;中国、韩国对去中心化的非法定数字货币呈抵制态度,但均已开展国家层面的法定数字货币研究。但对于数字货币背后的技术:区块链,所有国家都表示接受并支持区块链技术发展,作为一种新兴技术,区块链带来的作用和影响是所有国家都不能忽略的。

所以,中国人民银行推动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势在必然,央行数字货币以国家信用为保证,可以最大范围实现线上与线下同步应用,最大限度提升交易便利性和安全性。

对非法定数定货币方面,继2017年9月4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等7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ICO后,2017年9月8日监管机构对虚拟货币交易所进行集中整治。同时于2017年9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风险的提示》,指出比特币交易平台涉众人数扩大、投机氛围浓厚,是洗钱、贩毒、走私、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各类所谓“币”的交易平台,在我国并无合法设立的依据,全面禁止使用人民币进行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交易。

中国国内对数字货币的监管主要集中以下几个方面:其正欲建立健全数字货币监管框架和数字货币交易平台采用许可证制度,保护投资者权益,防止欺诈、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活动;同时对数字货币初创企业引入“监管沙盒”,既保护投资者权益又支持金融创新;以多种措施防范数字货币传销、诈骗,利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区块链等技术,对反洗钱、数字货币交易平台进行合规性监管,提升监管效率,加强国际监管合作。

三、数字货币的意义与未来前景

在我国当前经济新常态下,探索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发行数字货币可以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高昂成本,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减少洗钱、逃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提升央行对货币供给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更好地支持经济和社会发展,助力普惠金融的全面实现。未来,数字货币发行、流通体系的建立还有助于我国建设全新的金融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我国支付体系,提升支付清算效率,推动经济提质增效升级。

(一)提升交易效率与信任度

与非法定数字货币不同,法定数字货币是主权国家根据自身需求,结合现有技术以国家信用背书的货币,以宪法保障其法币性质。我国央行意欲发行的数字货币相较于传统的纸制、电子货币,以分布式账本储存以货币为载体的信用关系,保障价值的储存与迁移,将传统货币在交易过程中未能监测的信息全面搜集;在保障交易对手互信的前提下,法定数字货币可以更好地度量商品与价值的关系,使交易效率与信任度得到提升。

(二)保障货币资金安全

法定数字货币不仅具有传统货币以国家主权为依托的优点,同时也具有数字货币的先进性。在防止洗钱、黑客攻击、假钞、偷逃税款等方面亦具有显著价值。当前国际局势动荡,若两国交战发生国际制裁,敌方银行冻结我方资产;或黑客攻击金融机构,如采用传统的电子货币记账、发行模式难以全面防御。特别是我国近期大力推进“一带一路”战略,沿线国家部分地缘经济不稳定、政治局势不太平,中心化金融系统难以防范西亚、中东等地区的战乱与恐怖活动风险。若采用区块链技术构筑法定数了货币、分布记账、全网联通,可以天然抵御该问题。即使局部结点失效,其分布在全网其他各个节点的交易数据,仍可保障资金的安全。

(三)跨境支付结算的福音

由于区块链技术天然的记账属性、分布式原理,使其在法定数字货币上的应用极为为适合。区块可以构建分布式总账系统,登记央行发行的全部数字货币。在理想化的法定数字货币发行体系当中:中央银行可以免费提供身份核查与下载数字钱包的服务,将居民手中所有的银行存款与数字货币放入其发行的钱包中。这对央行传统的信用体系是一种颠覆;以往的跨境结算需要中央结算机构与金融构构联动;而区块链编制的分布式记账操作系统可以自动执行、认证,且无差错,可以显著的提升效率;而且传统SWIFT(环球金融电讯协会)由美国主导,收费昂贵,并对发展中国家的服务普遍缺失,使用新兴的区块链数字化币体系将使成本大大降低,并且提升发展中国家在跨境支付结算中的地位。据麦肯锡的报告显示,区块链技术的跨境转账可以将交易成本下降二分之一,到账时间由几个工作日缩短为实时到账。

(四)法定数字货币可以监管资金流向

法定数字货币可以完整控制资金流向,方便央行统计货币创造过程,加强经济活动的监管、监察,实现特定政策调控目的,真正实现金融大数据,实现经济活动高度透明,让逃税、洗钱、贪污等经济犯罪活动无处遁逃。在货币、财政政策执行方面,由于可以及时掌握资金动态,可以迅速评估政策执行情况,对相关政策进行调整优化。同时,数字货币可以帮助监管机构定向支持微观领域,包括支持扶贫、小微、医疗等亟待资金输血部门。

四、数字货币的前景和未来

法定数字货币作为金融与科技创新的结合品,可以产生更加可靠透明的货币体系。非法定数字货币的生存土壤颇为虚空,其诞生于无政府主义的狂欢。例如,比特币出现的时代背景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全球人民都将金融危机的罪责归咎于各国政府和金融机构对于货币的操控、高企不下的通货膨胀。比特币以其不受任何人操纵、数量既定(2100万枚)的特点,迎着天时、人和而生,但却至今没有地利(国家的普遍接受)。传统货币理论当中:货币作为国家主权的象征。一种完全脱离主权意义的货币是否有存在的意义?没有第三方背书,全部靠交易双方认可、交易人群越多,信誉越高的一种货币是否有存在的价值?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从人性的角度来讲:无论科技再发达,国家信用永恒高于个人信用。这是国家与宗教存在的意义,而货币也是国家符号的指征之一。比特币这种无政府主义的狂欢只是投机主义暂存的快乐,是否可以永恒?至少目前不可以。

同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也说过:比特币永恒不适合作为货币,它天然的通缩性质,使其类似于黄金,却又没有实物,很难适应日益变革的新经济。即使像黄金这样的贵金属,已不再适合于当今世界的货币体系,更何况是无理论体系、无政府基础、不成熟的新型货币技术。

法定数字货币金融与科技创新的结合产物,其产生和发展与现有货币体系的不足密切相关,无论是法定数字货币还是非法定数字货币,其所运用的区块链技术都会产生一种可靠、可信和透明的货币体系。这种透明的数字化流通形式,可以即时结算、提高流动性、减少抵押资本品,降低交易风险。不同的是法定数字货币存有国家信用和可追溯的特点,而非法定数字货币则存在价值不稳定、监管不利、人为操纵、数量短缺等问题。

但这些都无法否认数字货币必将成为未来主流货币形式的趋势,通过技术发展、监管机制的探索、法律体系的完善,数字货币可以有效补充现有货币体系的缺点,以更安全、高效、快捷的方式服务于社会经济发展。

同样,在微观层面上,由于法定数字货币能够实现点对点交易,可以加快资金周转速度,提高资金运作效率,进而可以降低企业杠杆率(资产负债比率)。在宏观上层面上,法定数字货币对于中央银行调控货币供应量和基础货币的测算将更为精准,所以其对货币政策的实施是有利的,可以让货币政策操作更精准,信息更透明,反馈更加及时,需求更准确,调控更有效。

推荐 0